天气出奇的好,太阳温柔到可以触碰到我这长久沉寂的情绪。没有远处简单纯粹的声音。
高数课、思修课;上课铃、旷课;图书馆、三食堂。45度向下的脑袋,错过了熟人,扎进了人海,盯死了屏幕。本应该错过,本来就三三俩俩,本就是瞎子。

她就在那里,假装没看见;她坐在前边,背影直到离开才投射到我的眼。
宿舍楼围成一口井,我在这口井的边缘,看白色的光泻下,却看不到井底,只是漆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