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情绪

六月


六点钟的太阳才露脸就被阴云拍回去了。我从二体往家跑,从四教那个路口出现一条棕黄色的小狗在我眼前晃悠,顺着他脖子上的绳子是他年轻貌美的女主人,于是我慢了下来走在后面。我们相视笑着,那种眼神,就像缘分在凝视我们。他放慢了步调,朝着我蹦跳,接着是那根该死的绳套的拉扯,但他没有吠叫,也许他根本不会吧。五十米后,他们上了大桥向西去了。

在缘分面前,我终究没能把他从绳套里解救出来,也没能把自己套在绳套里和他并肩。

只是不曾对这种趋炎附势、安于活命的动物有过任何好感,连可爱都没有。然而此刻我竟一厢情愿的试图改变他或者我自己,多么深刻的自以为是。

嘿,我是如此自由,却被自己感动。

Deserts Pan

Deserts Pan

CS专业在读;热爱代码,机器学习入门;年近半半百,一无所长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