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毕业

毕业季

自以为是不会恋旧的人。
教室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息,有人叠起了纸飞机,然后去争抢那三尺宽的阳台,飞机飞向对面的楼顶。就像蚂蚱到了秋天,原本平行线上的两个人有了交集,连暧昧都变得明显。十一点,手机照亮出门的路,风扇一晚上没有休息,喇叭里音乐孤独地响,橘黄的路灯奄奄一息。

教学楼到水房,水房到女生公寓,行色匆匆又恋恋不舍,朋友们做着情侣的事,情侣们彷如即将进入婚姻殿堂。男生公寓里水灾泛滥,窗户是唯一的出口——课本、试卷、水壶、香烟、打火机。

她恋恋不舍进了公寓,他盯着屏幕缓缓上楼;她莫名受到闺蜜的冷落,他不忘和兄弟们讲段子,蒙上眼睛捂住耳朵入睡。

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

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,欢迎点击上方按钮对我打赏

扫描二维码,分享此文章

Deserts

Deserts

CS专业在读;预备码农;科幻爱好者;年过半半百,一无所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