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室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息,有人叠起了纸飞机,然后去争抢那三尺宽的阳台,飞机飞向对面的楼顶。就像蚂蚱到了秋天,原本平行线上的两个人有了交集,连暧昧都变得明显。十一点,手机照亮出门的路,风扇一晚上没有休息,喇叭里音乐孤独地响,橘黄的路灯奄奄一息。